拉美经济怎么了
【录入:administrator   发布时间:2015/10/19】
  
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不久前将巴西主权信用评级降至垃圾级的BB+,评级展望为负面,巴西货币雷亚尔兑美元汇率应声暴跌。巴西媒体称,近段时间内,雷亚尔汇率连续创下12年来新低纪录。
市场担忧,穆迪和惠誉可能在未来跟随标普的脚步,这将导致投资者对巴西资产进行大量清空性抛售,使已经陷入衰退的巴西经济雪上加霜。据巴西国家地理统计局的数据,巴西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环比萎缩1.9%,降幅超过第一季度,陷入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长的衰退周期。
作为拉丁美洲最大经济体,巴西是该地区经济陷入困境的缩影。原油出口大国委内瑞拉财政收入也捉襟见肘,彭博社预估其今年的平均通胀率或高达86%;阿根廷去年再次发生债务违约,融资十分艰难。即使被视为“成功走出中等收入陷阱”的智利,今年也遭遇了超过14%的货币贬值……高盛称,拉美似乎在“重演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”,外部冲击造成了各国货币大跌、资本外逃、外债高企,危机四伏。
经济结构单一,过度依赖大宗商品出口是拉美新兴市场不振的外部因素。随着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下探,相关拉美国家一时难以调整应对,经济表现一落千丈。美联储解除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,引发了资金流向的逆转,“热钱”大规模出逃,使拉美各国央行失去了在金融市场上的主动权,只能动用外汇储备进行干预和缓冲,但收效甚微。债务问题是拉美的痼疾,近几年来,拉美国家企业债务急速扩张。一方面,美元近期走强令拉美各国债务负担更加沉重;另一方面,经济发展受挫又放大了市场恐惧心理,极大增加了金融危机的风险。
对拉美地区而言,大宗商品依赖症的后果不止于此。曾经的经济繁荣,消磨了拉美国家进行结构性投资和改革的动力。过去20年来,拉美对基础设施、科技和教育的投资几乎没有增加,相反受累于“选票政治”,投入了过度的财政用于建设“发达国家的福利系统”。以巴西为例,其养老金支出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%,基础设施投资仅占1.5%。
巴西政治经济学家保罗·罗贝尔指出,过去30年中,巴西一直在想,却从来没有真正执行的就是进行政治改革和税务改革。巴西财长已经致力于整顿财政,希望通过缩减支出、增加税收改善财政状况,但在国会遭遇到了巨大阻力。此外,严重的腐败问题也制约了拉美国家的经济发展,一方面私人资本缺乏长期投资的意愿,另一方面公共资源由于贪腐因素效率低下,最终导致了巨额外债。
来自经济学家的正面评价少之又少,很多人期待着“政府行为”,盼着早点迎来“触底反弹”。



Email:hub@ccpit.org   [] 管理面板
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湖北省分会/中国国际商会湖北商会  版权所有
鄂ICP备35228148号
地址:武汉江汉北路8号15楼 邮编:430015  出证认证(产地证)电话:027-85750913  办公电话:027-85757573 Fax:027-85775174